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你用什么来表达对性别的看法?一群 90 后艺术家是这么做的

刘央2018-04-09 07:00:12

所有具象的抽象的表达都汇聚在了这个叫做“制性造别”的展览里——形式和名字一样微妙。

在官方的宣传介绍中,“制性造别”形容自己“无意展览‘女性的艺术’或‘女性艺术家的艺术’,也不再提供基于身份的定义和界说?!?/a>

这个当下正在北京泰康空间进行的“制性造别”展览将持续到 5 月 19 日,在 4 月期间还将继续就性别问题进行三场论坛,第一场论坛将于 4 月 14 日举办。

这次展览的参展人大多是 90 后,策展人李佳与他们同龄,在她看来,“在新的时代,每个人都有看待性别的不同视角,他们用他们的想法来进行艺术创作,正体现了这一代人对性别的多元看法?!?/p>

对参展艺术家年轻化的选择倾向,也是这个展览想要带给久违的性别主题展览的一些新鲜视角。

走进草场地的泰康空间,白墙之间,场内布置出了与其他美术馆的整齐划一所稍显不同的庞杂凌乱,显出一股强烈的、自由的个性。

进门后左边的小展厅前,白墙的角落中部放置着“折叠的房间”组织精心挑选的与性别研究、女权主义、女性主义、文学理论相关的书籍,满满罗列了四排。墙面上的电子显示屏则排列着组织广泛搜集而来的相关精品书籍,已注册好邮箱的设置,让来往的观展人可直接选择,发送给任何人。

一个关注并介入当代艺术行业状况的长期计划的联合公告组织,在墙上张贴了他们通过网上搜集的“艺术行业性别平等状况匿名访谈计划”和“艺术行业性别平等状况调查问卷”的精选内容,一对对双引号中间,写着类似这样的陈述句:“ 75.39% 的艺术从业者在行业里亲身经历或身边的人经历或目睹过性别不平等的事件?!?/p>

小展厅一眼望去,像一个待客的工作室,沙发边放置着皮村文学小组搜集而来的书籍,茶几上摊开“写母亲”工作组的小书。周边和大桌子上都布满了书法、文字,还有录像作品、录音作品,主题都与母亲相关。

这是由黄静远发起的“写母亲”工作组用了七天在这个小空间里搭建出来的一个社会实践现场,作品参与者有作家、艺术家、艺评家,也有 70 岁的老人和写下“这世界有毒”的 10 岁女孩。

桌上还余有墨迹未干的书法作品,那是观展者留下的现场创作。这一现场感,使展览空间转身成为一个继续在发生社会联结的空间。对李佳而言,“这是对观众进来前作品就已经完成了的展览体制的反思,希望策展人和观看者都能成为平等的卷入者?!?/p>

离开小展厅,一个扫地机器人不断碰上观展人的脚??此婆既晃抟?,但这却是这次展览的参与者建筑师李巨川特意为展览空间设计规划的一部分。在他所处的建筑领域,建筑一直是具有雄性和强势特征的存在,他让这个处于空间中最低、始终穿行其中、将作品和观众通过碰撞联系起来的扫地机器人,既呼应着女性的家务和劳动,又将这个空间所代表的一切脉络串联起来。

大展厅中,艺术家马秋莎用从各个地方淘回来的二手黑色丝袜,包裹着混凝土碎块后重新拼合成新的图像。

李爽是一个在美国生活了很长时间的艺术家,她曾经背着一个“Marry me to get chinese cityzenship”(跟我结婚获得中国公民身份)、“I don’t cook”(我不做饭)的牌子走在美国的大街上,惯用一种反转的视角来感受和探讨与其他人的关系。在这次展览中,她将她在淘宝上发现的一位被规定了要用女性谈话系统的男客服做成了一个录像作品,通过具有色情意味的恋足癖视角,描述着被规训的性别角色。

走进小房间里,洗衣机、洗手台都与艺术家张然家里的布置一模一样,循环水始终流淌着,制造出一种日常家居的慵懒气息。墙面上贴满了她在厨房洗洗涮涮的照片,展示了厨房作为女性的一个独特空间所展现出来的私人生活。另一面墙则写了满满一墙艺术家在 B 站上观看女性主义电影《让娜·迪尔曼》时看见的观众弹幕,诸如“今天我也吃了鸡蛋”、“厨房好脏呀”——在艺术家张然看来,在面对这样一部电影,这种直接即刻的反应,反映着中国此时此刻对女性意识的认识。

“山河跳!”是来自广州的一对双胞胎姐妹黄山、黄河,她们建造了一个抽签的场所,每一支签背后都以现代的方式重新诠释了古代的传统女性人物。伫立在旁边的大鼓,鼓面上画着泣血的白毛女的形象,每一下敲击的声音都象征着那些被压抑的声音。

黄静远所绘画出来的顶住天花板的巨型女性肖像背后放置着她这些年在许多艺术工作坊所拍下的照片,这些照片放置在一个金字塔结构的椅子上,象征着艺术教育机构背后固化的结构性视角,延伸出来,与固化单向的男权父权制视角一致。她希望通过打破这样的绝对结构,让更多不一样的力量获得发声的机会,获得更丰富和更具同情心的视角。

李佳说:“《制性造别》不是一个性别展览,而是一个没有性别局限,希望打破单向的、绝对的、父权制凝视的视角,将性别重新建构的展览?!?/p>

以下是与策展人李佳的对谈:

Q:怎么想到策这个展览?

李佳:我们一直想做一个跟性别相关的展览。泰康空间的总监唐昕就是最早策划女性艺术展览的策展人之一,那时候圈里的女艺术家很少,更别说女策展人。曾经有一段时间女性艺术家的创作一下子进入了大家的视野,但很快又沉寂下来。我们今天说的,活跃在 90 年代和本世纪初的那一批“上一辈”女性艺术家的家庭环境通常对女性并不友好,那种不好的感觉比较严重和直接。艺术界的女生少,也常被欺负。她们的展览中那种暴力、强烈的反弹,直接暴力的感觉非常强烈。到了 2005 年左右,直接进入了中国艺术圈的大热,一切变得商业,女性艺术家很少得到画廊的代理,也很少有卖到高价的作品,就更没有声音了。

随着这一代 80、90 后独生子女的长大,我也观察到大家处理这些问题的方式不一样了。比如我们现在看到展览中大部分作品,并没有那么直接的去和身体挂钩,很多是把身体转换到一个基本的,但不一定是最表面的那个层次。比如家务劳动,比如对家庭卫生间、厨房等空间的观察和使用,等等。不是说这种对女性的不公正或者差别对待的现象被解决了,只是跟上一代的表现形式确实不一样了。

今天的艺术圈里有一种现象我自己并不太赞同,有一阵很多女性的艺术创作者都刻意要撇清自己同女性身份的关系,要强调自己的艺术一定和性别无关。这种刻意的划清界限好像是中国特有的一个现象,与之相对的另一种潮流,就是把所有性别的议题都简单化处理,一有展览就说性别艺术展,好像这个展览成立的逻辑仅仅是因为参展人都是女的,这特别无稽。

考虑到刚才说的这些事情,我们做的这个展览是有限制的。一方面是把性别局限在社会性别上,性别是建构的,每个人的选择体验可以跟别人的认识不一样,同时性别身份还可以是协商的。另外,性别背后的社会权力结构是我们更想探讨的,是否跟观看的结构有关呢?我觉得父权制是一个大概念,不是我们的想法,而是更高一层。如果今天我们观看一个东西,是一个凝视的视角的话,那就是父权制的非常单一的结构。

如果用以前、或者常见的那种强调女性“身份”、“气质”叙事标准来衡量,这个展览不是特别的“女性”,并没有特别多的女性的身份特征这些的强调,而更多把关注点放在社会的性别视角上。

Q这个展览还是女性视角的占比更重一些?

李佳:男性和女性不是一种对立的关系,而是一对被建构和不断变化着的概念和叙述。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说社会性别视角本身就和 feminist 的主张有重合。之前我们对社会的视角、观看的秩序都是男性的视角,那么什么是女性的视角,什么是 feminist perspective 呢?我自己的理解是不管是从语言、观看角度来说,能去粉碎原来的东西,让新的东西进来,这才是我们所说的性别视角。这些可以都是一种流动的东西。最关键的是,引入这些社会性别之后,我们可以去打破以前的什么东西。对以前权力系统的一个打破,我觉得都是权力和抗争的一个问题,大家都可以去团结和抗争。

图片来源:泰康空间

山东11选5走势图 www.osasip.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官网 | 幸运飞艇现场直播 | 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 幸运飞艇直播网站 | 幸运飞艇冠亚包赢钱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 幸运农场下载 | 幸运飞艇6码技巧 | 北京pk10官网 |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号码走势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