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从中国人及其创造的文化角度,如何看待中国这几千年的历史?

曾梦龙2018-04-10 19:00:32

山东11选5走势图 www.osasip.com 伊沛霞是史学界的“才女”,她的专长在于宋代的社会与文化史,尤其注意妇女的身分、地位和遭遇。她对于其他时代也有研究,并且能精能博,因此才足以担负起撰写这本剑桥中国史的重任?!碣驹疲ㄆプ缺ご笱傩萁淌?、著名华裔历史学家)

作者简介:

伊沛霞(Patricia Buckley Ebrey) 华盛顿大学历史系教授,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博士,近年来致力于宋代社会文化史的研究,涵盖政治史、妇女研究等领域,著述丰富。其中《内闱:宋代的婚姻和妇女生活》曾获 1995 年列文森奖,《积累文化:宋徽宗的收藏品》曾获 2010 年美国史密森学会的岛田奖(东亚艺术史杰出著作奖)。 2014 年,美国历史学会为伊沛霞颁发了终身成就奖。

书籍摘录:

自序(节?。?/b>

首次造访中国的西方人也许会百感交集,他们或感到入迷、惊奇,或是疑惑、刺激、沮丧。仅中国人的人口总数就让他们大吃一惊: 10 亿多的汉人—比东欧、西欧和北美的人口总数还要多。为什么语言、宗教或生活方式的差异没有使他们像世界上其他地方那样分裂成相互猜忌的群体呢?一个单一的政府是如何统治这般众多的人口的呢?除此之外,对于中国民众—那些在田里做农活的男人和女人、在市场里交易的人、在公园里和孩子们玩耍的人,以及在饭馆里吃饭的人,西方造访者也同样感到好奇: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20 世纪的种种动乱如何影响了他们及其家庭?他们之中有谁还真心信奉毛主义?

同样令人感到惊异的还有中国的地貌景观。中国本土内(讲汉语的人定居的地区)可用于种植农作物的土地受到如此珍视,以至于不能浪费在生产力较低的用途上—如放牧,人们甚至将那提供木材和柴薪的山林开辟成梯田来种庄稼。中国的农业技术和其社会与政治组织形式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城市空间也引发许多问题。在中国的城市中,仅当人们伫立在实实在在的名将贤相的塑像面前,历史才悄然而至,人们也无法找到曾发生过许多历史事件的古老的房屋、庙宇和宫殿。甚至像西安、洛阳、南京、北京这样的著名古都,都缺乏实在可见的纪念物,而这些却可以在历史同样悠久的罗马、雅典、伦敦或巴黎随处可见。难道中国没有我们所熟悉的那种英雄人物,抑或中国人在以另一种方式尊崇这些英雄?

诚然,我们可以在博物馆中找到一个古老中国的物质遗存,但是这些文物自身也存在着一系列疑问。古代的杰作—青铜礼器、山水画、书法、瓷器,似乎都在无声地抗议着当代中国这凄凉的文化景象,并引出了令人苦恼的问题:中国文化的鼎盛期已经过去了吗?今昔之间的文化联系难道变得如此薄弱,以至于二者可以被视为不同的文化?那些发现并提出这些问题的人,可能已经开始考虑这些问题视角的公正性了:我是否在按照西方的而不是中国的审美标准来评价中国文化的美学成就?我是否在把中国历史上的精英文化与今天的大众文化相比较?本书正是为那些乐意思考这类问题的人 所写。

中国是一个异常复杂的社会,它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不理解它的过去就不会明白它的现在。与西方那种把中国视为静止不变的、甚至几乎没有历史的陈旧观念相比,中国如何成为今天我们熟知的泱泱大国,这个故事充满了戏剧性。在各个历史时期,中国人都利用了他们所继承的遗产,但是更可贵的是:在创造这个我们称之为“中国社会”的过程中,当他们奋力去寻求真理和追求和平,去施加自己的意愿或与对手斡旋,去生存和发展,去照顾家庭并履行责任时,中国人提出了新的思想,付诸了新的实践。因此,现实植根于一个复杂的、多层的、动态的历史之中,而历史始终有可能会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继续发展。这些都意味着中国历史的各个阶段,都是这整个的中国故事必不可缺的一部分。

人们可以写一部“大中国”的通史,这个“大中国”是指东亚地区,中国在其中起了支配性的作用,而这个区的大部分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疆土。但这里我给自己安排了一个相对较小的工作:中国文明的历史。中国文明是一个不局限于明确的边界之中却又与中国本土具有松散联系的文明。当邻居们将其统治施于中国之时,我的参照点就是这种遭遇对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影响,而不是别的什么。尽管我已缩小了我给予“中国”的含义,但我并没有把它缩小到中国的政权或中国的上流阶级。我关注的重点在于中国人及其创造的文化。

第五章 世界性的大帝国(节?。?/b>

在中国历史上,女人称帝,成为上天与凡人的中介,是不合常理的,但又非唐代唯一不合常理的事情。与 20 世纪前中国历史上任何其他时代相比(除了 20 世纪),初唐和中唐时的中国人自信心最强,最愿意接受不同的新鲜事物?;蛐硎且蛭醋砸彀畹氖澜缧宰诮淌怪泄ㄋ挂远乃衅渌侵薰医⒘肆?,或许是因为当时的很多世族豪门为胡人后裔,或许是因为中国有强大的军事力量镇守丝绸之路,保证了商旅畅通无阻……总之,这个时期的中国人非常愿意向世界敞开自己,希望得到其他国家优秀的东西。

宏伟的都城长安对世界各国也极具吸引力。像以前北方的京城一样,长安规划整齐划一,格局四方,但它比以前所有的京城规模更为宏大。外城墙由夯土筑成,厚约 10 — 15 英尺,高约 35 英尺。从北到南超过 5 英里,从东到西近 6 英里。宫殿在北部,因此在某种意义上,皇帝向南面对臣民。居民们住在城墙围绕的 108 个坊内。一些坊划为市场,每日定时开放。高大的南城门外是一条极宽的通衢大道,宽约 500 英尺。前来朝见皇帝的外国使臣畅通无阻,顺大道直达皇宫。这条大道和其他主要街道两边挖有沟渠,树木成行。当长安初建于隋朝时,朝廷鼓励官吏豪门在城中修建宅第寺庙,在南朝都城于 589 年被攻陷后,南方士族被迫迁入长安。但这种鼓励和强制措施很快就显得多余,自初唐以来,达官贵人们都愿意住在长安或东都洛阳(洛阳也重建于隋朝)。

长安和洛阳的文化极富国际色彩。唐太宗被高僧玄奘(602—664)的传奇经历深深吸引,后者曾经中亚到印度求法,历时十五年,于 645 年回国?;毓笏蛉嗣墙彩隽俗约旱乃?。从中亚属国以及诸如日本、高丽和吐蕃这类邻国来的使臣、商贾和香客,也促进了人们对中国以外的世界的了解。来自这些遥远地区的物品—马匹、珠宝、乐器和织物—激起了宫廷和京城贵族无穷的兴趣。人们常常模仿异国的发式、着装。诸如马球这类外国娱乐活动成为有钱人喜好的消遣。人们非?;队醋灾醒堑纳潭?,人们一般用来随葬的器物里就有陶制骆驼和胡人马夫。住在长安的外国商贾信奉各种宗教,包括伊斯兰教、犹太教、摩尼教、祆教和景教, 但无一像数世纪以前的佛教那样为中国民众所广为接受。外来影响对中国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银制品臻于完美, 就设计和做工而言,银制杯、盘、壶和其他小物品颇有波斯之风。从印度、伊朗和中亚传入的新乐器和新曲调,使中国音乐发生了重大变化。室内陈设也发生了变化,人们逐渐不再席地而坐,而是像外国人那样坐在凳子和椅子上。

唐朝的经济繁荣无疑有利于文化的发展。国家的统一,沟通南北的大运河的开凿,中亚丝绸之路对国际贸易的促进,经海路运来越来越多的货物,都刺激了经济的发展。在南方,因河流众多,水路交通极为便利,经济发展尤为瞩目。河运量极大,据说 721 年和 751 年扬州的两场暴风雨摧毁了一千余艘船只。产自南方的茶叶不再被视为药材,而主要用于提神。全国各地的人都开始饮茶,从此茶叶成为主要商品。随着中国沿海及东南亚一带的海上贸易剧增,广州、泉州和福州等南方港口城市发展起来。此类海上贸易主要被阿拉伯商人操纵。根据 742 年的人口普查,南方登记在册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比重,已从7 世纪初的四分之一左右增加到接近一半。

伊沛霞,来自:理想国

经济发展和商埠的繁荣,均未使社会或政治精英阶层的结构发生根本变化。唐代中国仍是一个士族社会。在上层社会,家谱世系仍为人们津津乐道,大家仍以家世显赫为荣耀。豪门世族仍只与门第相当者联姻,使得一流士族自成一体,地位显赫。初唐的君主们曾试图削弱豪门世族的声望,宣称高官显位远比显赫的家世更令人尊敬。但一旦君主的近亲成为众所公认的显贵,君主则一般对豪门世族的权势听之任之。

唐代的世族和文士从事各门艺术,钻研各种学问。各类儒学事业蓬勃发展,尤其是撰述历史和注释经典引人注目。在这一时期,人们并不认为学习儒家经典、献身于儒家为官之道与信仰佛教或道教相互抵触,很多人精通不止一种传统学问。艺术也吸引了一大批学者,他们很多人因书法作品而受人敬重。几乎所有读书人都写应景诗,赋诗被列为科举制度最高级考试进士科中的一项。这或许有助于诗歌艺术的发展,因为唐代涌现出许多中国最杰出的诗人,如王维、李白、杜甫、白居易和李商隐等。 2200 位唐代诗人遗留下 48900 首诗,常见的主题是友人的离情别意,这或许是因为官吏常被调至外省,而帝国疆域辽阔,旅途艰险,一旦分手便再难相见,所以每次离别都显得难解难分。诗人们也时常光顾城中的教坊,召来歌舞乐伎。晚唐时, 名妓经常将名诗人的抒情诗谱曲演唱,因此普及了一种新的诗歌形式。 8 世纪上半叶,武则天的孙子唐玄宗(712—756 年在位)统治时,唐文化达到了顶峰。他的朝廷成为上层文化的中心。他举行盛大的国家仪式,下令将国家礼仪编纂成典。他的宫廷也欢迎佛教和道教僧侣,如他邀请刚传入的密宗高僧, 726 年曾请爪哇僧人金刚智结坛祈雨, 742 年玄宗手持香烛,听锡兰僧人不空诵密咒,为唐朝军队大败敌军祈祷。玄宗为了在宫廷中提倡吟诗作赋,能在他同嫔妃出游时赋诗助兴,他给诗人们建立了新的翰林院。诗人李白在翰林院任职数年,写作艳体诗以颂扬皇家园林及园中宫娥妃嫔之美。玄宗也喜好音律和良马,甚至养了一队会跳舞的马。善于画马的画家韩干,也曾供职于朝廷。

玄宗在位初期,并未因享乐而荒废朝政。他采取果断措施限制了皇亲国戚和佛教寺院的权势,二者曾在则天皇帝治下势力大增。农民为了避税而潜逃,为增加税收,玄宗进行人口统计,并改革均田制。因突厥、回鹘和吐蕃诸族威胁边陲,他重建防卫设施,并从四川到东北沿边境设置多个边镇,授予各镇节度使以极大的权力。

玄宗妃嫔众多,有儿子 30 个,女儿 29 个,但有一个女人曾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在他的一生中占有特殊的位置。在大众文化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玄宗在年近六旬时爱上了年轻的杨贵妃。杨贵妃像玄宗一样喜爱歌舞音乐,但这位美人没有政治头脑,她宠爱一个新任命的胡人节度使安禄山?;桉男诙园猜簧蕉鞒栌屑?,任其在北部和西北部边境集结军队达 16 万人。 755 年,安禄山起兵造反,进攻洛阳和长安,迫使玄宗西逃?;の佬诘木臃⑸?,逼迫玄宗赐死杨贵妃。年过七旬的玄宗因一连串事变而抑郁寡欢,遂让位于太子。宫廷文化最灿烂夺目的时代终告结束。


题图来自:维基百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官网 | 幸运飞艇现场直播 | 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 幸运飞艇直播网站 | 幸运飞艇冠亚包赢钱 |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 幸运农场下载 | 幸运飞艇6码技巧 | 北京pk10官网 |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号码走势图 |